天天彩票 > 猫眼看人 >


海润投资银河!专访杜琪峰的“中国合伙人”刘燕铭

在香港导演杜琪峰北上探索电影生存之道的这些年里,他常常会提到一个人——“他很能帮我解决问题,应对审查的意见很高”,这个人就是海润影业掌门人刘燕铭。作为最早与杜琪峰深度合作的内地电影人,刘燕铭的海润影业与杜琪峰合作了《单身男女2》、《华丽上班族》,以及让杜琪峰“拍得舒服”,并达成长期战略合作的坚定信心之作《毒战》。在前不久银河映像20周年晚宴上,杜琪峰甚至当场宣布,刘燕铭以后就是银河映像的老板。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杜琪峰导演的“中国合伙人”告诉我们,他不仅投资了银河映像,也为银河映像寻找开拓内地市场,双方在江苏小镇投资建造了拍摄基地,目前已经建好了两个棚,还在陆续扩大中,这个基地将会用于杜琪峰和银河电影的后续项目。

刘燕铭还透露,杜琪峰很有眼光,早在《捉妖记》之前,他就表达过想拍未来电影、科技电影。杜琪峰与寰亚年底拍完科幻片《捉妖天师》之后,明年就会启动与海润深度合作的古装奇幻大片三部曲《黄帝大战蚩尤》,刘燕铭告诉记者,这个戏杜琪峰准备了两年,海润会对其进行网剧、游戏、大电影全产业链的开发,在资金和团队上最大程度地助力杜琪峰,三部影片总投资会达到10亿。

在很多人看来,不拍警匪片的杜琪峰很容易“扑街”,但如果回顾杜琪峰创立银河映像之前的电影作品,不难发现,他几乎可以驾驭古装武侠、贺岁喜剧、任何题材的电影创作,早在1990年代初,杜琪峰执导的《东方三侠》、《现代豪侠传》等电影就已经有了不少奇幻元素。

虽然,此前杜琪峰转换思路尝试的舞台剧风格强烈的《华丽上班族》,市场反馈不理想,但刘燕铭觉得,虽然有一定风险,但杜琪峰的任何转变,从作品本身来说都算成功,“他是香港最有品质的导演,只要是杜琪峰的东西,我们就愿意尝试、愿意投。”

杜琪峰说:刘燕铭以后就是银河映像的老板

刘燕铭:投资了银河、与银河共建内地基地

记者:杜琪峰导演在银河映像20周年晚宴上说,你以后就是银河的老板,双方除了之前合作成立艺人经纪公司,还有其他方面的深度合作吗?

刘燕铭:海润投资了银河映像,但银河映像依然是银河映像,杜琪峰依然是杜琪峰,我们不会对他们有任何创作上的干预,杜琪峰、韦家辉、游乃海的铁三角关系永远不会改变,依旧会保持原有风格继续往上走。而我们希望银河映像继续做一些好电影,所以跟它算是资本层面的合作。

记者:银河接下来将会在江苏建立内地基地,这块是由海润在牵头运营吗?

刘燕铭:杜琪峰想在中国内地有个拍摄基地想了很久了,香港毕竟地方小,做一个很好的摄影棚会非常困难,这次海润、银河、江苏宜兴一个很有实力地产商,三方合作成立了银河的内地影视基地,完全是为了以后银河和海润的电影,我们只管投资,管理权交给银河。这个基地暂时盖好了两个摄影棚,陆续会根据需要扩大。

记者:杜琪峰接下来会拍摄科幻片《捉妖天师》,就会用到这个拍摄基地?

杜琪峰:对,就是为了这些项目建立的,不过《捉妖天师》海润不是主投,还是属于寰亚电影公司的项目。拍完《捉妖天师》,杜琪峰就会执导海润主投的《黄帝大战蚩尤》。

天天彩票娱乐

杜琪峰想拍未来电影、科技电影?

刘燕铭:《黄帝大战蚩尤》他准备了两年天天彩票

记者:《黄帝大战蚩尤》是一套古装奇幻大片,这个戏是海润至今投资最大的戏吗?是海润的项目开发,还是属于银河的创作想法?

天天彩票娱乐刘燕铭:这个戏杜琪峰提了两年了,而且也准备了两年,其实杜琪峰对电影市场的判断是很有眼光的,他的想法就是未来电影、科技电影,《捉妖记》之前他就想过,什么样的故事才能覆盖地更宏大?就是黄帝大战蚩尤,炎黄子孙嘛,蚩尤很多人认为就是炎帝。我们会打造成三部曲,每部投资都是3亿多,总投资要有10亿了,现在也在谈很多特效团队,有好莱坞、韩国也有香港,已经在做构图了,但具体启动要到明年了。海润只会在资金和团队加码上给予支持,创作上的事还是问杜琪峰,演员方面也是杜琪峰来决定。

记者:现在市场上也有一些跟《黄帝大战蚩尤》同题材的电影电视作品。

刘燕铭:没错,但我认为,我们这部会是准备最充足的,我们从网剧、游戏到大电影一起开发,我们有个团队做网剧创作,打算做三季,杜琪峰会为网剧担任监制,同时我们也在谈授权的游戏开发,这会是海润电影最大的一个IP。

记者:杜琪峰这些年一直在尝试更多与银河原本警匪片风格不一样的电影创作,包括像之前与海润合作的《华丽上班族》市场反馈不太理想,你会怎么看这次古装奇幻大片的尝试?

刘燕铭:杜琪峰转化思路的作品可能有一定市场风险,但他任何的转化,从作品上来说都算成功。跟海润合作的《毒战》虽然并没有带来很大的票房收益,《华丽上班族》市场反馈也不理想,但那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影,到现在也是海润优秀的作品。杜琪峰算是香港导演中最晚进入大陆市场的,但他又是香港最有品质的导演,所以只要是杜琪峰的东西,我们就愿意尝试愿意投。

杜琪峰:刘老板意见很高,能帮我解决问题

刘燕铭:我们跟公安系统有缘分,知道他们的底线

记者:杜琪峰在内地选择的合作伙伴是海润,他也常提到你是个非常能帮他解决问题的人,包括之前合作的《毒战》,在杜导北上之路上,你一般都会给他怎么指点迷津?

刘燕铭:杜琪峰作为一位坚守香港阵地的导演,面对的香港市场太小了,每一个导演都希望自己的作品传播广,市场小也造成投不了大戏。在香港,票房过千万就要开香槟了,也意味着回收投资方拿不到四五百万,北上是必然的,只不过在这个契机上,我先跟杜琪峰达成了一些共识。他对大陆很多东西不理解,他不清楚自己的作品有多少观众,也不清楚哪些内容能过审,没有人脉关系,他甚至跟国内大部分同行都不熟,需要有一个人帮他共同开发市场,他选择了我。

记者:以杜琪峰的警匪片创作为例,他也提到过你在应对审查方面的意见很“高”,像《毒战》当年何以过审,至今都很令人好奇。

刘燕铭:海润是拍公安戏出身,我们对公安题材的底线,审查的底线相对要了解,拍了那么多年的公安戏,我们跟公安系统也有一定的缘分,我们也知道他们的底线。《毒战》能顺利过审,杜琪峰都很吃惊,因为他其实留了其他版本的。你也知道,《毒战》里第一次在电影里出现注射死刑,诠释了吸毒的过程,建国以来中国任何城市没有发生那么大枪战,而且还是闹市区,公安干警全部牺牲,都是底线的问题。外界都认为海润是怎么帮到了杜琪峰,其实不是这样,我们的公安审查或者电影局审查也好,不能说是尺度放松,是市场越来越需要真实的东西,公安系统内的人跟我说,看得痛快,拍的非常真实,杜导演认为他在国内需要有一个帮他开拓这个市场的人。

为何投资内地不能上映的《树大招风》?

刘燕铭:为海润品牌添砖加瓦,也学习杜琪峰帮助新导演

记者:海润也投资了银河映像新导演的作品《树大招风》,投资这样在大陆无法上映的电影,你是怎么想的?

刘燕铭:电影就是电影,我们是做一些好产品,当然,像这种电影我们也不能做太多,毕竟有经济效益的问题,像这种电影我们觉得会赢得好口碑,对海润品牌是增砖添瓦的,这些我们要坚持,还是要有这些作品。而且我们也一直在帮助新导演,这一点上也是学习杜琪峰,你看他培养了多少年轻人,但《树大招风》这个戏在香港口碑很好,给三个新导演带来很大帮助,我们也觉得挺好的。

记者:其实在海润最开始做电影的时候,就投资过新导演,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你对此有什么经验总结吗?

刘燕铭:前期电影的成本也不高,投了几百万的票房基本拿不回来了,还不够宣发的费用,《巴黎宝贝》是我们相对前期投的较大的,我相信这个电影今天上映,票房肯定大不一样,而且邓超在市场上也火了,但《巴黎宝贝》在制片掌控上做的不错,只不过那时候那种风格题材并没有好市场。我们后来规避风险主要在题材的控制上,我们要清楚知道,哪些戏是能给我们赚钱的,哪些戏是带来荣誉的。

记者:一方面是赚钱生存的需要,一方面是投资风险,海润接下来投资的戏也有很多新导演作品,这方面的平衡你是怎么考虑的?

刘燕铭:我们接下来的戏,像《喊山》的杨子、《欢·爱》的黄尧都是新导演,杨子是纽约大学的,后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还学了两年表演研究生,又去英国皇家电影学院学了两年导演,之前也拍过一些低成本的作品,他有很好的剧本基础,黄尧《欢爱》的剧本写了十年,我拿到的是第十七稿,这些导演从创作到制作都很努力,有自己的特点。《操控者》导演任鹏远,也是英国留学回来的,自己写了第一部剧本,我们找了杜琪峰给他做监制,杜琪峰很喜欢这个年轻人的努力,也很关心这个事儿。

其实对于新导演的电影就是一个把控,我们不会过多干涉创作,但会在很多方面保驾护航,比如作品提前做一些市场分析,什么样的人可以帮到这个电影,什么样的人可以做这个电影的监制,包括这个电影未来的出路在哪。贾樟柯很明显国内票房不好,基本在国际回本盈利,我们也在尝试,年轻导演不怕年轻,怕做出来的东西无人问津,我们的周边做法就是保驾护航,希望让年轻导演的作品不至于赔的太多。

海岩《长安盗》曾遇创作分歧?

刘燕铭:林岭东想拍现代,海岩要拍唐朝以古喻今

记者:海润将和海岩合作的《长安盗》3年前就出现在你们的制片片单上了,为什么迟迟无法启动?

刘燕铭:海岩的这个版权我们买了两三年了,原本是想买了就启动的,原来授权是上影集团,转立项都是对这个片的进展有影响,其实对这个片最早的讨论请了林岭东,他跟海岩在剧本走向上有一些分歧,半年后没有进行下去,又开始重新请导演编剧,主要是海岩很珍惜他这个故事,想做以古喻今,讲讲从古代至今人性还是没有改变,贪婪还是贪婪,各方面都没有变化,但林岭东希望拍现代的部分,不希望拍唐朝。我们现在对这个剧本的态度,还是尊重海岩,现在的这位导演李骏,他跟海润合作过电视剧《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海润新戏《惊天大逆转》也是他导演,很有才华自己写剧本,《长安盗》他答应我们十月份交稿。

记者:现在各大电影公司都在很积极地储备IP,海润也有一些这方面的动作吧?

刘燕铭:我们拿了很多IP,比如跟今何在签约了《悟空传》的网剧、电视剧版权,还有唐家三少的一些作品版权,还有一些小IP,不是特别知名的。但我们也挺冷静的,不太想太狂热跟风,现在已经把IP顶到了最高点,市场很快会冷静下来的。

记者:早前你也提到过海润因为做电视剧出身,有很多电视剧版权,会做一些电影转化。

刘燕铭:现在我们觉得还是做一些新鲜的东西更好,更适合越来越年轻的受众,而且翻拍也不是我们的风格。

在资本混乱的中国电影市场如何自处?

刘燕铭:资本都是有代价的,那么多资本热捧,一半以上都是赔

记者:海润这两年也在跟韩国或其他海外团队有一些合作,有什么收获吗?

刘燕铭:我们现在跟韩国团队合作比较密切,比如海润的新戏《惊天大逆转》全是韩国团队,我们只带了个中国导演,中国演员,可以说是得益匪浅,韩国电影团队比我们整齐专业敬业,这些需要学习,韩国电影在后期上做的很好,我们也准备在韩国设立韩国的海润,目的就是做未来的电影,高科技的电影,跟韩国共同开发IP版权方面的东西。

记者:现在中国电影市场热钱很多,你大概也了解前不久《叶问3》背后的公司利用金融工具介入电影发行的事,你觉得这些手段对中国电影市场发展利弊在哪里?

刘燕铭:现在中国电影市场是个大浪淘沙的阶段,虽然很多电影,但是好的不多,中国是一个资本很混乱的市场,股市不好各方面都有压力,这里头诱惑太大,《美人鱼》、《捉妖记》都是几十倍的增长。我感觉其实不要那么看重资本,资本都是有代价、有成本的,那么多资本热捧,一半以上在里头都是赔的,跟国外的合作让我们冷静,什么才是一个好电影。而且这种不规范的投资做法有了一例出来后,大家会看清这个市场,我觉得以后不会有太多这样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