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 原创评论 >


不为民谋,就不应该禁民自谋
不为民谋,就不应该禁民自谋
——读严复《原富》札记之十七
严复翻译亚当斯密《原富》,亚当斯密在该书《部丁篇九论农宗计学》篇末,在通篇举出实例的基础上,进一步阐明了他“一个政府不论是采取重商主义还是重农主义的政策,不论是奖励还是限制政策,都是一种不明智的做法”的观点。在亚当斯密看来,一个国家,只有采取“最明白的,最单纯的,最自然的自由的经济政制度”,才能促进国家经济的发展和国家的富强。
亚当斯密说,“每一个人,在他不违反正义(请注意这个词语的重要意义,法律本身就有恶法,良法之分)的法律时,都愿任其完全自由,在他自己的方法下,追求自己的利益,而以其勤劳和以及资本,加入对任何其他人或其他阶级的竞争。监督私人产业,指导私人产业使最适宜社会利益的义务,君主们应当完全解除。这种义务的履行,极易陷入迷妄,要行之得当,恐非人间智慧或知识所能做到!”(郭大力王亚南《国富论》上海三联书店 下卷211页)
在本段论述中,亚当斯密明确指出,政府不是万能的,政府不可能包办社会的一切事物,解决社会的一切问题,也就是说,政府在客观上具有不能为民谋的实际。
之所以说政府不是万能的,原因很简单,政府的能力和智慧,往往和政府本身所具有的地位和威权不成正比!权力大,并非意味着能力大、多智慧!一个君主或者现代国家的管理者,他的能力和智慧,是否绝对地远远超过其所在国家中的任何人而首出庶物,在亚当斯密眼里,在严复眼里,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值得怀疑的问题。在他们看来,他们之前的人类所有的历史已经证明,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一个国家的政府,往往并非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有超人的智慧,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能够包办所有的社会事务,反而他们的智慧和为为政能力往往极度缺乏,甚至连最基本的治理国家所需的知识和智慧都不具备,当然,这些人搞乱国家的魄力倒有,无知者无畏,我是流氓我拍谁,天下是老子打出来的,权力在手,谁奈我何?
也因此,严复在他翻译的《群学肄言》中,也批评了那些动不动就讥讽政府、说政府无能、治国无方的人!严复说,这些人之所以动辄批评政府,就是因为他们把政府当做万能的、什么问题都能解决的上帝了,因此,一旦政府不能做好某事,他们便痛斥政府之无能。严复说,这样的行为是一种极大的偏颇和对政府的苛责!
当然,为什么有人会把政府当成万能的,无所不能的,也是一个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但单就严复对某些人的批评来说,并无不妥之处,严复对这些人的批评,其实,是指出,这些人并不了解社会进步的一般规律,在他们眼里,社会的发展进步就像在太阳底下立个杆子马上就会有影子出现那样的迅速,因此,他们一看到社会的某些弊端、看到某项政策在执行中出现问题,就立马跳出来,不顾实际,大力鼓吹进行改革,进行革命,好像一天天彩票旦制度今天有了,立马革命了,社会就会进步了,社会问题就会马上解决了!
严复说,这些人的改革和革命,尽管其热情可嘉,爱国之心可敬,却往往因为不懂社会发展之规律而给社会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害!不是不要改革,弊政一定要改革,但是,改革要有方法,“变无迟速,要为当可!”“叔季之国,弊政多有,民坐守其利,谓改革夺其安享者,故出死力与更张者为难”,(严复《原富》按语)积重难返,牵一发动全身,那么如何改革,才能“国蒙其利,民不至于不堪”,那些动辄要改革,只图一己之痛快的人,是很少考虑这些问题的!
亚当斯密对重商主义以及重农主义的批评,其实就是指出了政府在经济发展中,不应该干涉民众的自我选择,只要民众的做法不违法,就要允许民众去做,就应该允许民众自谋。
那么政府应该做什么呢?亚当斯密说,政府在社会发展中,只应该做三件事,“夫是三者,固民上之正职,置而不为,则失其所以为上者而治废”,“其所当为者,极简而易施之三事:一为抵御侮,二是禁民非,三是图国工”。除此之外,政府再做什么,就是侵犯了“民权”,损害了民众的利益!“过此而为之,则侵民自由而害生”!
政府不是万能的,私有制下的政府如此,公有制下的政府也是如此。计划经济体制就是国家包办一切的体制,它自认为可以为民众谋划一切,可以为一切的民众谋划,可以以自身的行为代替民众的任何自谋行为,可结果是什么,大家有目共睹。计划经济所宣称的有组织、有计划的、会消灭社会化大生产和私人占有生产资料之间的固有矛盾、杜绝私人生产的盲目性、避免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避免经济危机的发生、保护生产力的不被破坏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社会大生产,在实行后,实际导致的却是经济发展严重滞后,生产力严重倒退,人民生活极度困难,社会经济濒临崩溃!
我清楚地记得,中国确立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那一年,大约是1992年左右吧,那时,我还在古城的一所师范大学读书,每天中午到学校的饭堂打饭,我们都能听到学校的大喇叭里反复播送批判计划经济弊端的天天彩票娱乐新闻稿件,具体内容到今天大多都已忘却,但是,唯有播音员批判计划经济的铿锵语气我永远忘不了,那是一种当年我们用来批判资产阶级、地主阶级的语气——苦大仇深!
不论什么所有制下的政府,它都解决不了民众的所有问题,在客观上,它确实有无法为民谋的实际!那么在政府无法解决民众的所有问题的情况下,政府就应该允许民众自我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自己寻找出路。如果政府解决不了民众的问题,客观上不为民谋,同时又要把民众的行动自由全都管起来,不给民众以合法行动的自由,禁止民众自谋,这样,国家就把民众置于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被国家管来起来,限制了行动、选择自由,被禁止自谋的的民众,实际上是被国家抛弃了的民众,因为国家考虑的不是他们的死活,国家考虑的是自己政治权力的威严,考虑的是自己依靠着政治特权能够获得的独占利益,而一旦那些民众有了自己选择和行动的自由,这些民众不再选择现有权力作为管理国家的权力怎么办,这些民众站起来质疑强加在他们身上的权力怎么办!和这些民众的死活相比,权力的威严,权力所有者的利益才是权力者最为贴己、最为关心、最为重要的事情!
因此,尽管政府不是万能的,但是,政府却是可以全管的,权力虽然解决不了所有的社会问题,而且权力也绝没有大家所想象的那样仁慈,从主观上讲,它们有可能而且极为可能本来就没有想解决所有问题的实际心愿,但是政府却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限制民众选择行动的自由,禁止民众自谋!这样,一方面,民众的问题政府解决不了,政府不能为民谋,不愿为民谋,一方面,民众选择的自由、寻求自我解决自身问题的自由也丧失了,民众陷入了“有人管,无人问”的境地,于是,摆在民众面前的就只有一条路了,他们只能在痛苦和不良的制度中,慢慢地消耗自己的生命,苟且偷生!
社会在进步,政府也不再承认其是万能的,但是,这还不够,承认自己不是万能的,就应该给予民众自由行动和自我选择的自由和权力!不为民众谋划,不论是客观实际存在,还是主观意愿不愿意为民谋,一个国家,都有应该天天彩票给予民众自谋的权利,都不应该禁止民众自谋!因为,这是对民众的尊重,更是国家对自身的尊重!

是为读严复《原富》札记之十七


作于2013年5月3日 于从吾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