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 文化散论 >


唐明皇与《开元文字音义》

唐明皇与《开元文字音义》

陈捷夫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唐明皇玄宗李隆基撰《开元文字音义》一书三十卷,虽然至今未见“造新字”的相关记录,但被后人誉之为自秦始皇以来的第二次“书同文”,可见其中文字当与秦篆不相上下,对后世文字问题的影响非常恶劣。
《开元文字音义》,又名《圣制开元文字音义》、《御制开元文字音义》,由唐明皇李隆基所撰,如《新唐书.艺文志》记称:“玄宗《开元文字音义》三十卷。”该书完成于唐开元二十三年,即公元735年(一说730年)。后人对该书在文字上的重要作用非常重视,以至于誉之为所谓“‘书同文’两次”。如今人曹先擢先生引文字学家唐兰的话说:“这是文字学家唐兰先生说的一句话,中国历史上‘书同文’两次,一次是秦始皇,一个是唐明皇。”又说:“大家知道唐明皇,他编了一个书叫做《开元文字音义》,这个书没有流传下来。”(见《教育部2009年第12次新闻发布会》)将唐玄宗《开元文字音义》一书同秦朝“书同文”的秦篆相提并论,其重要性可想而知。据此看来,唐玄宗李隆基所撰《开元文字音义》一书,曾经在中国自唐以来千余年历史上发生过第二次“书同文”的文字“范书”作用了。那么,如此重要的一部字书,里面究竟包含了哪些文字内容?笔者对此颇感兴趣;但由于“这个书没有流传下来”,目前仍然是一个很大的谜。
据我所了解,《开元文字音义》一书的基本内容,可能当以《武后字海》一书为依托,既列有秦篆在其中,有自《说文解字》一书以来的汉字在其中,也有《武氏字海》等新造文字资料在其中,全以书法作式之一八分楷(也称“隶书”)作成,而音、义则有所变化和调整。基本依据是,从张九龄《贺御制开元文字音义状》一文中可窥见一斑。如《贺御制开元文字音义状》记称:“右:今月日,尹凤祥宣敕旨,示臣等《圣制开元文字音义》三十卷。义微旨远,文省理该,表隶以训今,存篆以徵古。众释大备,取证於前修;片言旁通,去嫌於翻字。信潍姮之精一,学术之明准,非圣心之善诱,焉降情於豪素?臣等忝居近侍,再忭发蒙,捧戴之诚,实百恒品,望令集贤院更写一本,付外流行,谨奉状陈贺以闻。谨进。”(见《全唐文.卷二百八十九》)张九龄(678—740)字子寿,曲江(今广东韶关)人。开元二天天彩票娱乐十二年辅佐玄宗为宰相。“潍姮”一词意义末详,疑与武氏新字有关。但从“表隶以训今,存篆以徵古。众释大备,取证於前修”这段话里,即可作出如下的推断:《开元文字音义》一书的基本内容,是汇辑了玄宗以前的所有文字(“众释大备,取证於前修”),其中既有秦篆(“存篆以徵古”)就列,又有汉字(“表隶”)就列,更有武氏新字等(“前修”)就列。此即所谓“可窥见一斑”。
据称《开元文字音义》一书三十卷由唐玄宗李隆基亲自作序。从其《答张九龄〈贺御制开元文字音义〉批》一文得知,该书是作为此后全国“书同文”的通用“范本”而推出的。如文记称:“象物成文,以行代教,传习浸远,疑误增多。不制其失,孰云端本?稍变条流,因之指授。且以相示,竟无可否。岂用兹小学,而归美乎?馀依所请。”(《全唐文•卷三十七》)从其中“不制其失,孰云端本”句推测,《开元文字音义》一书是作为所谓全国“书同文”的通用“范本”而推出和传播的。从相关记载上显示,唐玄宗所作的不少诗和文等大都能够流传下来了,却唯独《开元文字音义》一书三十卷“没有流传下来”,笔者为此感到蹊跷。这件事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即该书内容,可能存在着大量类似则天文字那样的文字,甚至更为荒谬的东西也未可知;由于见不得后人,至唐朝后期可能被“整肃”了。关于这些问题,只是推测而已,尚有待作进一步的探究。
此外,据传,清黄沣辑有《开元文字音义》一卷,清光绪19年(1893年)补刻,署名为“唐无名氏”。而民国初年“仓圣明智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开元文字音义》一卷,署名则是“唐玄宗•唐”(《学术丛编.,小学丛残》,见:http://copies.sinoshu.com/copy2083995/)笔者无缘一见。据此推测,唐兰先生既然知道了玄宗《开元文字音义》一书的性质,属于第“二次”的“书同文”范本,可见他是读过该书,至少读过清末以来的辑文本。
那么,唐明皇玄宗李隆基是一位怎样的帝王呢?
李隆基(公元685-762年),即唐天天彩票玄宗,后人又据谥号称为“唐明皇”。唐朝皇帝,公元712-756年在位。初期任用姚崇、宋景为相,整顿武周后期以来的弊政,社会经济继续有所发展,被旧史家誉为“开元之治”。后期任用李林甫、杨国忠等执政,官吏贪黩,政治腐败。又爱好声色,奢侈荒淫。公元736年,召儿媳杨玉环(子寿王李瑁之妃)入宫作女官,先赐号“太真”,后封“贵妃”(位居皇后之下),上演了一出近20年之久的“翁媳鸳鸯”的闹剧。一生同众妻妾生育儿女共计59人,有女婿32人。公元755年安史之乱之际,迫于兵愤,赐死杨贵妃,之后郁郁寡欢而死。
据载,唐玄宗王朝在开元初期十多年里,是重新制订“中央行政法典”的重要时期,具有所谓“承前启后”的历史意义。后来被收入《唐六典》的不少法规和律令等,如《开元前令》、《开元后令》等,即是此一时期新修订的法典性文件。由此可知,随后要制订一部“范本”性质的文字法规,也就“顺理成章”了,这也许就是《御制开元文字音义》一书三十卷的基本成因。然而,该书内容要是果然收入大量的《武氏字海》中的“则天文字”的话,即不仅难脱“专辄造字”之嫌,而且不无暴露了其对贞观时期“篆者,传也”的文字愚民化政策的继承和发展,是毫无疑问的。

南北朝时期,一个疆域比匈奴大一些的边陲小政权,魏太武帝拓跋焘以所谓“正统”自居,居然一次新造汉字一千余个。唐朝前期,为了配合所谓“武周革命”,武则天借文字改革之名乱造乱改汉字,自以为是。而唐玄宗李隆基则集其大成,将魏、晋、南北朝以来那些变态的文字汇辑成册,冠上所谓“御制”之名,“顺手推舟”地大搞所谓第二次“书同文”,以法律形式颁布于全国。三者虽然存在着一些区别,但作为将汉字愚民化,强化对人们的思想控制的性质,却是完全一致的。
帝王“专辄造字”,其所凭借的是用暴力聚敛而得的专制政治权力。魏太武帝拓跋焘如此,女皇武则天和唐明皇李隆基等也决不能例外。正因为如此,他们并不考虑到文字在社会日常生活中的重要作用和实用需要,而是任凭个人的主观意志为所欲为,这天天彩票下载是帝王“专辄造字”的共同特征。正如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记称:“秦王有贪鄙之心,行自奋之智,不信功臣,不亲士民,废王道,立私权,禁文书而酷刑法,先诈力而后仁义,以暴虐为天下始。”这里借用太史公这段文字来说明中国帝王“专辄造字”的本质,也许并不为过。

(本文据自陈捷夫《汉字繁化史简说 》之五《“专辄造字”的历史源头时期(一〈 3 〉)》)

http://club.kdnet.net/newbbs/dispbbs.asp?boardid=1&star=1&replyid=3704671&id=3293582&skin=0&page=1